猫草莓视频app观看高清频道

狂刀门斩仙阵的终极一刀,就叫刹那芳华,当这招施展出来的时候,刀意凝聚而成的那道寒光,就仿佛夜空中出现了一条凄美壮观的长虹一般,虽然一闪即逝,却拥有了斩仙杀神的威力,很多对手看过之后,就再也没机会看第二遍,因为他们都在这一道长虹中灰飞烟灭了。

狂刀门的斩仙刀阵一般情况下也不愿意施展这一招,因为施展这一招是需要付出极大代价。

首先就是这一招一旦施展,阵中所有人都会短暂的失去了战斗力,若是边上还有其他对手,他们极容易被斩杀。

其次就是如此强行的催动个人的功力,甚至是暗藏的潜力,对身体的损伤极大,甚至会造成不可恢复的伤害,特别是首当其冲的那个人,他一个人汇聚了如此多的功力于一身,瞬间将个人实力提高很多,大大超出了他身体的承受力,一个不慎,就可能被撑爆,未伤敌,先伤己。

就算能够成功施展了,但是一旦招式施展完毕的时候,箭头之人人经脉也必然会受到极大的创伤,极有可能影响到个人的修炼,甚至个人修为会因此也停滞不前,有的人甚至变成了残废,此生再也不能继续修炼。

所有的好处,都需要付出代价,这招刹那芳华需要付出的就是这样的代价,这一招很玄,很美,也很强,但是就在那一刹那间,就能让很多人的生命变成了永恒,要么是敌人,要么是自己,或者是一个两败俱伤的结局,双方都会在这招中烟消云散。

而凌鹤轩的终极绝技龙啸苍穹,那也是他最强大的一招,强大的招式,往往都来自对自身潜力的强行挖掘。

虽然这一招的凶险程度远不如刹那芳华,可是,相对应的,它的强大程度也远远不及那一招刹那芳华,一个人的潜力再大,也终究只是一个人,就算是倾尽了所有的灵力和功力,也不可能在短时间内将个人修为提高到对手的水平。

凌鹤轩强行催动的功力,让空中不停旋转飞舞的一个茶壶和六只茶杯,仿佛已经幻化为一条长龙一般,咆哮着冲向了对手。

长虹袭来,凌鹤轩的右手力的在虚空向前一推,那条虚幻的长龙带着决绝的姿态迎了上去。

尚未碰撞,茶壶的壶嘴中喷涌而出一道强大的茶剑,那一道茶剑凝聚了凌鹤轩毕生的功力,与狂刀门开天辟地般的刀虹,终于在空中相遇了。

茶色的剑虹遇到充满寒意的刀虹,竟然瞬间便被刀虹从中劈开,让那茶剑从中间位置一分为二,变成两道。

少女玫瑰

那两道茶剑被分开了,但是却没有散掉,依然剑势如虹的攻向了胖老者身后的左右两排的人。

他们的功力都已经传递给了胖老者,如何还能接得住这样的茶剑呢?

排在第一个的人下意识的就举起手中的柳叶刀迎了上去,可惜,柳叶刀瞬间便被击飞,茶剑势不可挡的继续向前击杀而去。

第一个的头部被分开了,又继续击向第二个,直接击杀了三人之后,剑势才有所缓解,第四日的头部没有被完分开,可是,也瞬间失去了生命。

直到第五个人举起柳叶刀的时候,才总算将其挡

了下来,将茶剑击碎,纷纷掉落在了地上。

一招之间,狂刀门就损失了八个高手。

而此时的空中,景象也非常的壮观,刀虹破开了茶剑之后,直接砍向了迎头而来的茶壶,茶壶竟然也无法阻挡,瞬间便分成了两半。

那条虚幻的长龙,似乎发出了一声惨呼,然后从头部被刀虹给分开了。

紧接着,后面的茶杯也一个接一个的被刀虹所砍中,然后一个接一个的被分切开来,一条长龙好像被从中间剖开了一般。

当最后一个茶杯也被分开的时候,一直催动功力控制茶壶茶杯的凌鹤轩,突然喷出了一口鲜血,可见是收了不轻的内伤。

空中的那条虚幻的长龙本来就受他所控制,当那条长龙被人从头部剖开,将整条龙分成两半时,真正受伤的就是控制长龙的人。

那条虚幻的长龙被刀虹从中间分开之后,就渐渐虚幻化,然后就在虚空中消失了。

掉落下去的,就是被整齐切开的茶壶和茶杯,纷纷向下面的水池掉落下去。

喷出一口鲜血的凌鹤轩,没有任何犹豫,他强行提起最后残余的一丝灵力,向着身后遥远的天际急跃而去,瞬间便消失在了朦胧的月色之中。

他尽管已经施展了自己最强的招式龙啸苍穹,却依然挡不住狂刀门斩仙刀阵的终极一刀——刹那芳华。

凝聚了二十八人的功力,实力远远超过了他所能承受的范围,幸亏有龙啸苍穹这一招挡下了八九成的攻击力,他才有机会脱身而去,不然,他根本无法挣脱刀意的锁定。

他虽然受了不轻的伤,但好在他还活着。

凌鹤轩刚消失在月色中,狂刀门的那条充满寒意的刀虹也随即在夜空中渐渐的消失了。

剩余的二十人将手中的刀放到脚下,然后也催动身体残留的最后一点灵力,御刀飞行,勉强飞出魔岭监狱的地带,在前面的森林中缓缓的往下降落,避开了这个危险的战场。

而此时的魔岭监狱,外面就只剩下军队的士兵,监狱守卫中的高手,都已经随着魔界高手一起进入到了地牢之中。

因此,暂时无人去追赶飞出监狱的狂刀门之人。

地牢入口的机关被启动之后,这一段已经没有危险,首先进入的是魔界隐藏在后面的一个高手,修为大概是渡劫期中期的修为,若是凌鹤轩不是为了迎战狂刀门的人,他倒是能够有实力与之一战,可惜,他已经没有再战之力。

没有凌鹤轩是阻拦,那个魔界高手进入地下通道后,就仿佛进入了无人之境,监狱的守卫,暂时无人能追得上。

这条幽长的通道大概有三米宽,六米高,通道内的打斗依然在继续,魔界的高手大概还有一百二十人左右,而监狱的守卫却依然有两三百人。

人数上,监狱守卫占优势,可是,实力就差了一些,双方一时间依然打得难分难解,这就为冲在前面的那个魔界高手赢得了充足的时间。

里面也有守卫,可是途中凡是出来拦截八个魔界高手的,都被他一剑便轻松解决了。

这条通道有九百米长,那高手御剑飞行,轻松的就穿过了通道,并且从通道进入到地牢真正入口的地方时,他都没有触及到任何的地面和墙面,因此并没有触动到任何机关。

不过,穿过通道之后,他却被眼前的景象给惊呆了,因为地牢的宽阔程度超乎了他的想象,结合外面的地形,她才发现这里就是梅岭监狱后面最大的那座山的底下。

里面大概都被挖空了,这里仿佛一个小城镇一般,里面竟然有纵横交错的道路,甚至还有一条条的环形路,每条路上,都挂有一排排的灯笼,散发着幽暗的红色灯光。

那一排排的楼房,除了守卫之外,就是一栋栋独立的监狱。

有人闯入,里面的守卫立刻迎了上来,正要冲向凌鹤轩准备阻止的他前进的时候,里面却传来了一声苍老的声音命令道:

“你们都退下,让他进来吧!”

那些守卫才立刻又退了回去,没有继续冲向那个魔界高手。

魔界高手也没有发动攻击,对于杀这些小喽啰,他并没有多少兴趣。

他当即继续御剑飞行,直接朝着地牢最中心的位置飞去。

地牢的中心位置,是一个宽阔的八边形,外面是青石铺就的地面,中间是一个圆形的水池,水池中央则是一个独立的单间牢房,就仿佛一个巨大的铁笼子,四周都是玄铁做成的铁棍,魔界小公主酒杯铁链锁住手脚,困在了铁笼子里。

在水池边上,一个须发皆白的老头子正坐在石墩上喝酒,在他面前的石桌上,放着一个青色陶瓷的酒壶和两个配套的酒杯,石桌上除了一盘花生米,再无别的任何下酒菜。

那老者转过头来看向魔界高手,热情的说道:

“老朋友,你终于来了!”

那魔界高手惊讶的说道:

“庄疯子?怎么会是你在这儿?”

原来这人叫庄冠峰,也是龙霄国江湖上一个赫赫有名的江湖高手,由于年轻时行事比较张狂,因此江湖人称“庄疯子”。

他与铜壶茶仙凌鹤轩也是同一个时代的人,他们都曾是一个时代的翘楚,连魔界的不少人都认识。

庄冠峰看着那魔界高手说道:

“黑狼,我们一千多年不见了,没想到你还认得我。”

原来此人也是同时代魔界的江湖高手,名叫阎狄,由于出手比较凶狠,为人比较冷酷,江湖上便送了他一个“黑狼”的外号。

两人曾在一次江湖盛会上有过一次相遇,也曾交过一次手,庄冠峰以微弱优势取得了胜利,这也是阎狄江湖生涯中极少出现的败绩。

阎狄眼神依然显得很冷酷,他冷声回答道:

“那一次比试,若是以死相搏,鹿死谁手还尚未可知呢?”

庄冠峰含笑说道:

“都过去一千多年了,你还是未能释怀呀?”

“还真是一个记仇的人呢?此事我们稍后再说,久别重逢,不如先坐下来喝一杯如何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