樱桃直播app官方版

叶五爷背着双手,站在自家外屋地的屋檐下,是东瞅瞅、西瞧瞧,就连老天爷都让他看不上。

“这雨咋还下个没完没了?”

室内黯淡的光线根本无妨叶大娘纳鞋底的利索劲儿,她抬头瞥了眼,“春雨贵如油,挺好的。”

“是这个道理。今年应该又是个好年景……这鬼天气,可惜了,要不然去找大哥他们唠几句多好。”

是喝酒吧?

叶大娘失笑地瞥了他一眼,“你真想去套上草鞋去呗,路上小心点。”

“算了,湿哒哒的。”叶五爷想了想又倒回到东屋,脱了鞋盘腿坐着炕上,烟锅子也不点上,就在那出神。

见老伴进了屋,叶大娘放下手上的活,把针线笸箩搁到一旁长凳子上,自己往灶膛看了看火。

堂屋内唯一的闹钟,还是她小孙女送的。

可惜这玩意儿,还不如她直接看天色更方便。据说姑爷是真跟亲家闹掰了,这又让她心里有些不安。

叶大娘往锅内添了半葫芦瓢儿的水,搅拌两下盖好木锅盖之后,她想了想,端起针线笸箩也回了房。

“有心事?”

吊带裙清纯美女的户外写真

叶五爷微微点头,“有些事还得再要好好琢磨。”

“跟那请帖有关?”叶大娘估计也就这么一回事,前两天老头子收了一封信可是拿着里面的红请帖皱眉好久。

之前老头子每次收到啥……包裹单一个字,退;信呢,要不是就是往灶膛内一塞,可没见他愁过。

叶五爷没说是与否,反而是点起了旱烟……等抽了一口,他缓缓地吐出一口烟,“知道咱们娇疙瘩咋说不?”

“哈哈……咋说?”

“我问她咋老想溜出去玩儿?”叶五爷微眯着双眼,摇了摇头,“小丫头说她是出去涨涨见识。”

叶大娘失笑地摇摇头。

“她说她再不出门,江湖上的各路人马都快忘了她这一号人物。倒是学了老赵的七分习性。”

叶大娘若有所思地瞥了眼老伴,从针线笸箩内取出鞋底,手上又下意识地开始忙起针线活来。

相处了大半辈子的老伴,他借孩子的玩笑话先开头,自己岂能听不懂?以前每次出门可不就是玩这个套路?

这日子过得可真快,一转眼已是满头白发。

“孩子娘,据我最近得到的消息,又要起风了。”

叶大娘猛地一下子抬起头,“又打仗?”

“嗨,你想多了。再打仗,老子一大把年纪了也轮不到。”叶五爷顿时乐出声,“我就担心有些风会刮到咱们这。”

“不懂。”

是啊,无知是福。

叶五爷再抽吧了一口旱烟。

“你又想出门?”

不是他想出门,而是有些事逼得他不出面不行。他叶家是再也禁不起折腾,否则当初自己也不会解甲归田。

但这些话,他能说?

梅白丁绕了一大圈给自己寄了信,就是为了提醒他一句,他当初立下誓言到了该破的时候了。

叶五爷不置可否地笑了笑,“再看看吧。一时半会儿的下不了决定,还得跟大哥他们几个再商量商量。”

他倒不怕自己打脸。脸面这东西是啥?有人看得起才是脸;没人瞧得起的话,一张纸都不如。

趁着自己如今还在世,是得出去走走,顺便破了当初誓言,自己也不会妨碍下一代的前途。

叶家堡到底不是当初的叶家堡。

人多心思就多。

他不是没听说过有些屁大点的孩子闹着想入伍,那些家里的老娘们还嘀咕啥当一辈子泥腿子还不如让孩子闯一闯。

呵~

去吧。

有本事就去闯。

叶五爷一确定心思,管老天下不下雨,就是下刀子都拦不住他。

“我出去走走。”

“套上雨衣。”

叶五爷叼着长烟斗摆了摆手,禁止老伴起身,自己套上草鞋就走。还雨衣?山里汉子哪来这么娇贵。

(墙角的一双雨靴哭死,你们得有多鄙视我?墙上的雨衣翻了个白眼,你这已经算好的了,瞅瞅我?)

“老四,陪我去大哥家。”

叶家堡空缺的叶老二早已去见祖宗,叶老三更是为国捐躯,被点将的叶老四可比他讲究多了。

这不,人家老爷子听到大嗓门,他就微微颔首,该套雨衣还是套上,该拄着的拐杖还是要带上。

这要换成叶五爷再年轻个五十年,他立马会蹬对方一脚;这要是换成叶五爷再年轻个三十年,他一手就拽着对方拖。

亲哥算啥?

他才不会看你虚长几岁,就会谦让于你。就是到如今,老四老四的喊着,喊一声四哥听听看!

叶大爷深知他的臭德行,见他一脸不耐烦地催促后面慢吞吞进来的老四手脚麻利点,老爷子失笑地摇了摇头。

江山易改本性难移。

混混头还是混混头。

叶五爷大刀阔斧地杀进,逼退这家的老娘们,“啪”的一声,从怀里掏出一张红色请帖拍在炕桌上。

“这是啥?”

“你自个瞅。”

说完,叶五爷坐到炕沿上双脚一搓,草鞋滑落,直接上了炕盘腿而坐,接过递来的汗巾子擦拭起衣服上的雨滴。

(看来雨还是小了些。)

叶大爷看完递给了慢腾腾进屋的叶四爷,“不就一份请帖?咋啦?之前也没见你特意拿给我瞅。”

叶五爷不回反问“大哥,我听说族里有小辈想入伍?”

“就是几个半大孩子。”

叶五爷瞟了眼一声不吭的叶四爷,“我当初不该立下誓言。”

“说啥混账话!”叶大爷爆喝一声,“你是咱们叶家一族之长。”

“就是。老五,咱们家的姑奶奶断无被休弃还不讨回公道之理。几个毛头孩子还翻不起水花儿。”

叶五爷叹了口气,“是我无能。”

“行了,你想说啥就开门见山。”叶大爷虽然一大把年纪了,可人不糊涂,“你想破了誓言?”

叶四爷嗤笑一声,“还念念不忘秀娟那丫头的事呢?说实在的,也不算休弃,咋的也算合离,也就你抹不下面子。”

叶五爷瞪了他一眼。

“咋地?还不让我说?老二那混蛋玩意儿当初破了族规,把他姑娘卖去当小丫鬟,老子就说过咱叶家人没这一房。”

叶大爷摸着胡须一声不吭,可见他也有这样的想法。